废品站老板凭空消失,欠下20多家货款未结

废品供应商——赵女士:我2016年五月份跟这个杨建国(老板)认识,我是收废品的,他是开废品站的,2016年五月份跟他交货一直账就结不清,一直到2017年七月十三号他给我打个条子欠了我二十万零六千。

2017年的七月十五号这天,赵女士跟往常一样到西宁市城东区韵家口的这家废品站送废品,可远远就看见该废品站大门紧锁,门前围满了人,上前询问才得知该废品站老板一家已经消失不见了。这让赵女士有些不知所措。

供应商 赵女士:当时我就来这个废品站看,就有几十人在这个地方,都是欠人家钱的。

赵女士告诉记者,因为这个废品站的老板收货的价格比别的废品站稍微高一点,所以大多数送废品的供货商都愿意跟他合作。

刘先生:我3年之前就给他供货了,他就是说开始就是它的价格比别人稍微高一点,因为他的货给的价钱高,我们就往这儿送。有时候结清有时候也不结清,就这样拖着。

据这些废品供货商介绍,刚开始,这家废品站的老板从未拖欠过大家的钱,货款每天一结,后来生意往来久了,慢慢地,虽然偶尔也有拖欠货款的时候,但都会及时打上欠条。因此大家对他也极为信任,谁都没想到他竟然会带着一家老小凭空消失。

供货商 张女士:像我们现在没有结钱的这些条子也很多,还有这些打好条子欠款具体多少钱的条子也很多,因为牵扯的人多,家属也多,我们每次都是往他这里面送货,所以都以这样的形式给我们打这个条子,现在欠我们一家的大概也就十五六万。

采访中记者也粗略计算了一下,仅当天在场的废品供货商就有将近二十多人,其中,有的人有几十万的废品欠款未能拿到手,这二十多人的欠款总额将近一百五十万。

刘先生 :他现在基本上把我们家都掏空了,现在我们在这儿多少年的打拼基本上都被他带走了。

丁先生:我们现在在这边挣的钱全部被卷走完了,已经卷走一大半了,现在这个情况,家里都在闹,老婆孩子爸妈,没吃没喝都在闹,我们现在都不敢回家,一天到晚在车里面睡觉,不敢回家。

采访当天记者发现,对于废品站老板的莫名消失,不仅是供货商们苦不堪言,就连该废品站的员工也是一肚子苦水。

员工:没得吃没得喝,电费过几天也停了,他们说电费也没交,所以前几天电网公司也来了,他说过几天电费交不上就把电停了。

该员工告诉记者,从2017年的三月一号起,他们就没有拿到过一分钱的工资,如今老板又不知去了何处,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员工:3月1号开始就没发工资了,他一直说没钱过一段时间再发,他一直都这样说。我们还能怎么办,孩子天天在家等着妈妈要钱,没钱没生活费了,我们还能怎么办,老板又跑了,还跟谁要去。

随后记者也多次拨打了该废品站老板的电话,但是该电话却始终处于关机的状态。

丁先生:有什么事情你过来说清楚,都无所谓,你跟我们当面说清楚,你不要跑就行,现在你人也跑了,我们找谁都找不着。

面对一直处于失联的状态的废品站老板,为其供应废品的供货商以及其站内的员工们又该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呢?记者也咨询了律师。

青海延辉律师事务所 张凌菲:废品收购站老板这样的行为,我们认为可能已经触犯到了刑事犯罪是构成诈骗罪。诈骗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虚构事实或者是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公司财物较大的这样的一种行为。所以建议供应商首先向公安机关进行报案,在公安机关进行审查之后,看是否符合诈骗罪的立案条件。如果不符合这样的条件,供应商可以凭着欠条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在诉讼当中如果是找不着废品收购站的老板的这种情况,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公告送达。

联系不到废品站的负责人,供货商们的钱款以及废品站员工的工资问题都难以得到解决,采访中,他们也告诉记者,迫于无奈,他们会选择用法律来维护合法权益。在这里,我们也要对这位不知去向的废品站老板说,躲避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既然是自己的责任,就应该积极正确的去面对问题,并予以解决,否则触犯了法律必将受到惩罚。

责任编辑:仇